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最新原创】飞转的车轮飞扬的雪 ---铁骑“天路”唱凯歌之(一)  

2010-10-09 00:53:54|  分类: 兵说兵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骑“天路”唱凯歌

          ——记总后勤部青藏兵站部某汽车团一营三连

 

 青藏高原是一个风雪的巢穴,也是一个冰雪的故乡。那里有一座座雪山,一条条冰河,一片片荒原,还有一队队高原汽车兵。

有人说,奔驰在青藏公路上的,不仅仅是军车的车轮,更是一个个高原汽车兵们生命的车轮。被岁月风蚀出的深深皱纹的一代代高原汽车兵们,与冰雪为伍,与风沙相伴,有的远远地走进了历史,有的正轻轻地向我们走来……

总后勤部青藏兵站部某汽车团一营三连就是一支常年在青藏公路上流动执勤的汽车连队。三连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连队,连队组建于1949年12月,其前身是华东野战军汽车一团三连,曾先后参加过解放开封、解放济南、解放南京、解放上海、解放杭州和淮海战役等战役,还执行过西吉海源,甘南剿匪等任务。1954移防到青海省格尔木市,成为最早在青藏线上执行进藏物资运输任务的全勤汽车分队之一。

55个春秋以来,三连的汽车兵们驰骋在“生命禁区”里,用他们激情,他们的热望,他们的执著,呈现出了人类生命的另一种生存状态,还用默默承受的艰辛和困难,奉献和牺牲,在我军军运史上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安全行车2020多万公里,连队连续40年无责任亡人事故,创造了全军全勤汽车分队安全行驶的佳绩。

――共执行进藏运输任务285余次,570多次翻越唐古拉,运送进藏物资8.7万吨,进出藏人员2.34万名,未损一物,未伤一人。

――连队1次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荣立集体二等功,6次荣立集体三等功,58次受到总后勤部,青藏兵站部和团队的表彰。

 

                            飞转的车轮飞扬的雪  

 三月的昆仑山上,积雪很厚。山脚下,三连宽大的车场内,所有的汽车明亮整洁,披红挂彩。驾驶员全副武装,整齐列队。 

“出发!”团长一声令下。汽车兵们齐刷刷跑向自己的爱车,哨声一响,“啪!”地一声,汽车兵们干净利落地关上了车门。“轰……”,近百台车发动起来时,也只是一个声音。

营门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两侧早已排出了长长的欢送队伍。队伍中,有满怀期望的首长,有手足情深的战友,还有一长溜儿带着孩童的妇女。高原汽车兵们端坐在驾驶室里,双手牢牢地握着方向盘,满载着支援西藏地区建设、西藏人民生活迫切需求物资,带着首长,战友,亲人的吉祥祝福,平平稳稳地驶出了营门,浩浩荡荡地开上了天路。

 油绿的军车,在乌黑油亮的柏油路奔驰,滚滚的车轮,载着汽车兵们的万丈豪情,向着昆仑雪峰,向着圣城拉萨,一路挺进。

 辽阔的戈壁滩上,融化未尽的积雪斑斑点点地点缀着大漠。李娜那曲优美动听的《青藏高原》从驾驶室飘出,把汽车兵们从昆仑山的脚底,送进了她的怀抱中。山路蜿蜒陡峭,群峰怪石嶙峋,白云从半山蜂拥而出,又从山顶上飘然而下。洁白的雪原并没有让汽车兵感到多么恬适、爽心和温柔。烈日下,无瑕、圣洁的白雪,发出刺眼的白光,射的汽车兵们的眼睛泪水连连胀痛难忍。汽车兵们说,飘荡的白云,不尽的雪山,光秃秃的山腰,遍地斑驳的积雪,并不是青藏线的真面目。青藏线的真面目,要进入昆仑山口才能显露。

 汽车冒着浓浓的黑烟,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以缓慢的速度吃力地颠簸着爬行。路面上,时不时有满载施工机械的重型卡车,拉着混凝土的罐车,巨大的拖板货车喷着滚滚黑烟,掀起浓重的沙尘呼啸而过。公路边上,浅薄有植被,贫瘠的土地,裸露的山石,都在诉说着天路无尽的荒凉。

 渐渐地,三连长汤光日带领着几十台满载物资的军车,进入了海拔近5000米的五道梁地段。这里,终年被雨雪天气笼罩,汽车兵们得时刻准备着对抗暴雪、骤雨、地震、寒潮、雪崩、冰雹等青藏高原自然灾害毫无规律的侵袭……

 山坡上,风很大,强烈的紫外线消融了积雪,路面结着厚厚一层冰,足足有3公分厚。汤连长已经下令让所有的车都加挂上了防滑链。军车在山脊上一点点儿爬动,每逢弯道,汤连长都要跳下车来,亲自指挥着每一辆车通过。海拔在一米一米地爬升,路面上的积雪冰层也一点一点儿地变厚。越来越滑的山道上,所有车辆都开始打滑了!为了防止车辆摔下路基,汤连长又下了新命令,他让驾驶员们拉大车距,还号令所有副手下车来,抱着垫木跟在车后,及时在打滑的后轮处填放垫木。一块又一块的垫木,被副手们稳稳地放进了用十字镐刨出来的冰坑里。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27岁的汤连长始终像尊雕塑一样挺立在风口,任凭风雪吹得他嘴唇乌紫,满脸冰雪泥沙。

 7个小时过去了,车队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仅仅只往前挪动了三公里!汽车兵们在严重高寒缺氧中,脸色铁青,嘴唇乌紫,大口地喘着气苦苦地忍耐着。当最后一台车安全脱离冰面路时, 19号车的副手“小四川”抱着两块垫木赶了上来,他拉开车门后突然感到一阵旋晕,身子一歪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汤连长抱起昏迷小四川,一边往他鼻孔塞上氧气管,一边让车队抓紧时间下山。因为,除了“小四川”以外,又有几个兵娃娃出现了强烈的高山反应,他们一个个头痛欲裂,呕吐不止,一口口的黄水正从嘴里喷射状涌出…… 

 汽车兵们还记得前几年,雁石坪段道路改造时行路的艰难。那时候,车队不得不走沙石便道。有一次,一阵雨雪过后,几十台车全部都陷进了了沼泽地里。驾驶员们挂档踩下离合器后,只听油门见“哇、哇”直叫,后轮“唰唰------”地飞速旋转,碎石泥浆乱飞,兵们满头满脸全是泥浆,车轮却仍在原地打滑。“小点油门!” 老连长大声喊道,可是他的喊声立马被“哇、哇”的发动机声盖过了。“不行,不行,这样会越陷越深!” 老连长焦急万分,全连官兵也心急如焚。“推!只能下车推!”尽管老连长严肃的脸上已经浸出豆大的汗珠,但是他还是果断地下了命令。汽车兵们纷纷跳下车,集中拥着一台车,使尽全身力气前拉后推。还有的兵从车上拿下铁锹,侧躺在泥浆的地里,喘着粗气,一锨、一锨地往车轮下垫沙石。汽车兵们,嘴巴大张,呼吸急促,大汗淋漓,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泥浆浸润了他们的棉衣,拖车的钢丝绳磨破了他们的双手,殷红的鲜血滴入泥水,沾在车厢板上,大家咬紧牙关坚持着,没有一个人退后,更没有一个人松手。饥饿、寒冷、缺氧一次次袭来,有的战士险些昏倒在沼泽里,还有的已经跌倒了,爬起来又接着干,最后汽车兵们都把军大衣脱下来塞到了车轮下……一昼夜之后,老连长爬上了最后一台浯陷车的驾驶室里,亲自在上面走走倒倒。突然间他给车子加了速,只听见“呼”的一声,被浯陷车终于在车下几十双眼睛都齐刷刷的注视驶出沼泽开上了公路。劳累的老连长脸上露出胜利笑容,他一个趔趄走下车来时,兵们早已经跑上来把他团团围住,开始相拥而泣了。一想起那悲喜交加的场面,三连的老兵们依然会泪流满面。

 二班长谢勇说最让他刻骨铭心的,还是1998年当新兵时,春节进藏救灾的那段经历。那年年底,西藏那曲地区连降20天大雪,积雪平均厚达100厘米以上,发生了特大雪灾。大批牛羊冻死饿死,数万藏胞吃穿缺乏,生命受到威胁。三连奉命参加救援行动,谢勇和被加急电报召回的部队其他汽车兵一起,在万家团圆的大年初一早上,载着草料、食物和药品等250吨救灾物强行向灾区开进。

 那次的雪可真大啊,风卷雪涛扑向峡谷公路,一两米厚的大雪淹没了道路,车队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行。车队行至海拔5200多米的唐古拉山垭口时,又遭遇到暴风雪,三米之外看不见车影,听不见车声。车辆多次滑出路基,滑进雪坑,车队进退两难。连长一声令下,汽车兵们一个个跳入没膝深的积雪中,在-40°C的严寒里奋力挖雪开道。汽车兵们有的用铁锹,有的用脸盆,有的拿摇把,有的甚至用双手去挖。站着挖不行了,就跪着挖,跪着挖不行了,就躺着挖。渴了,吃把雪,饿了,啃块冰饼子。上坡时冰层太厚,车轮打滑。车轮飞转但汽车却原地不动,兵们就脱下穿在身上的皮大衣铺在冰面上,让汽车压着皮毛走,走一段铺一段,铺一段再走一段。五千多米的海拔高度,稀薄的空气让汽车兵们胸闷气短,血流上涌。急促就意味着危险,暴躁就意味着死亡!他们为了保留体力疏通道路,不得不一锹一盆,缓慢地,机械的,有节奏地,重复着挖掘的动作,努力保持着心脏的负荷和氧气的消耗相对稳定,避免因高山反应昏倒而延误救灾物资运输。九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借助手里的铁锹、脸盆,铁镐等的简陋工具清出一条“雪胡同”,车队终于从风雪围困的唐古拉山垭口里冲了出来。

 当车队又征服一座座冰雪山峰,行驶到距那曲只有10公里的路段时,谢勇举目四望,只见大雪漫天,万籁俱寂,白茫茫的世界中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冻死的牛羊。路两旁出现了三三两两的人群,那是前来欢迎军车的灾民们。越往前,路两旁的人越多,后来,路边的人变得密密匝匝的,车开得越来越慢。藏胞们一边欢呼着:“金珠玛米亚古都”(藏语:解放军好之意),一边不住地往军车的倒车镜上挂哈达,谢勇的车上挂了不下三四十条哈达。 然而,在那趟救灾运输中,有 11名汽车兵的脸、手、脚被严重冻伤,红肿化脓,留下了永久的伤痕……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