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最新原创】“宁可人遭罪,不让车掉队” ---铁骑“天路”唱凯歌之(二)  

2010-10-09 00:48:36|  分类: 兵说兵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可人遭罪,不让车掉队”

       车队重新启动时,暮霭已绕上了路和远山,放羊的孩子一边挥着羊鞭,一边友好地向军车敬着军礼。车窗外依然是没完没了 的戈壁与雪山。荒原之夜,在万籁俱寂中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宛如雪落无声,却让人充满敬畏。车队在申格里贡山蜿蜒而上,所有的车灯都亮起来了,像一条盘旋缭绕的火龙,煞是壮观。

  申格里贡山并没有什么出奇,更谈不上有什么气势磅礴和雄伟壮观。公路在这里变得了一个绕山缓缓而上的慢坡,汽车在上面把雪路得嘎嘎吱吱响。

  驶过了一个坎,拐过一个弯。实然有一台车抛锚了!连队的收尾车慢慢开过来,在它后面停住了。九班长范百胜和修理工李国龙一同跳下车来给抛锚车处理故障。九班长范百胜, 1980年出生, 1999年入伍,初中文化程度。偏低的文化程度并没有成为阻碍他成长进步中的绊脚石,他凭借艰苦朴素,吃苦耐劳和刻苦学习的韧劲儿,先后100余次往返唐古拉山。连续8年被评为“优秀士兵”,1次被评为“红旗驾驶员标兵”;6次被评为“红旗驾驶员”和“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他所带的班还被授予了“集体三等功”。修理工李国龙,兵龄才3年,修理技术却很全面,“绝不让车辆带着故障过夜”是他的座右铭。每当车辆进入兵站后,他都会背着工具箱到车场逐一检修车辆,当他离开兵站的时候,不仅没有了故障车,就破损的门窗桌椅也都不见了。青藏线上的汽车兵辛苦,收尾车上的汽车兵就更辛苦了。他们常常为了修理抛锚在路上的故障车,忍饥受冻,风餐露宿,不出三年五载就都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和风湿病。九班长范百胜和修理工李国龙也不例外。但是他们始终保持着过硬的技术和任劳任怨的优秀品质,所以连队上线次次都要派他们担任收尾工作。

  范班长、修理工小李和抛锚车的司机一起围着发动机转起来,只听见发动机发出一种沉闷的响声,中间还夹杂着轻微的“咔、咔”声。小李爬到车底下仔细检查后做出了判断,是曲轴烧瓦。原因是汽车一直在缺氧的山头行进,发动机高转速的运转,功率过大,温度过高,导致曲轴烧瓦。

  重新合瓦可不是一个小工程。程序非常繁琐,须拆开缸盖,打开发动机,把连杆、活塞全部掏出来,再重新合瓦。从某种意义上讲,重新合瓦等于重新组装一台发动机。

 这时,天已经全黑了,范班长决定利用车上的电瓶挑灯夜战。他一边安排小李处理关键部位的技术工作,一边喊抛锚车驾驶员和他一起给小李打下手:拆水箱、拆缸盖及各种螺丝、管子。小李从车上拿下一张凉席,一咕噜钻到车下,躺在冰冷席子上,架着胳膊开始作业了。

 小李每拆一颗螺丝就要喘上三喘,每拆一个大部件,都要和范班长、抛锚车驾驶员轮替去使劲。直到凌晨一点多钟,小李才在范班长手握摇把摇动曲轴的默契配合下拆下了瓦。小李艰难地从车底下爬出来说:“三道瓦已烧蚀了两道。”紧接着他又说:“我头痛的很厉害!”说完就瘫倒在地上了。这也难怪,这么几个小时里,小李都是一直仰面躺在地上,架着胳膊作业的,劳累与缺氧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范班长和驾驶员七手八脚又把小李抬到驾驶室里,给他盖上大衣,让他静静地休息一会儿,因为后面的合瓦工作还主要依靠小李。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加雪,一会就变成雪花了。朝阳已经越过白雪皑皑的山顶,乳白色的月亮依然挂在山顶,湛蓝的天空中飘荡着片片白云,白云背后的银河依然清晰可见,这种奇特的天象在内地是绝然看不到的。

 深夜刺骨的寒冷穿透了皮大衣。一停下手中的活计,范班长和驾驶员才发现原来自己也都疲惫不堪,饥寒交迫,呼吸不畅了。

“有没有吃的啊?咱们还能不能熬到天明啊?”抛锚车驾驶员沮丧到了极点。

 “这儿还有挂面。”范班长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把挂面。他还拿来了喷灯,走到大坡的背阴处,支起锅化开雪水煮起面条来。水不消片刻就开了,高山上水的沸点只有六十度!面条煮进后,变成了一锅外粘里硬的夹生糊糊面!范班长给小李喂了大半碗面糊糊,自己却和驾驶员胡乱扒拉了几口夹生面,进餐就作罢了。

 小李喝下面糊糊后,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头也不再那么疼了,就钻到车下躺在席子继续仰面朝天工作起来。小李躺下之前,范班长从车上找来一只废纸箱,拆开后把纸片加在了冰冷的席子。合瓦的操作是汽车发动机维修技术的关键,操作起来需特别精细。范班长和司机轮流在前面手握摇把待命,随时准备摇动曲轴,以便把曲轴转动到正确的位置,配合小李顺利操作。合瓦到关键时刻时,抛锚司机嫌戴着手套的冻手操作不到位,一把揪掉了手套,没想手刚握住摇把,就被紧紧地粘住了,等他把手拿开时,只听见“刺、刺、啦、啦”的响声,原来手上的皮被粘掉了一大块,鲜血顿时沾满了摇把!“你不想要手了吗?!”范班长一边为他包扎一边心疼地怒骂:“还不赶紧戴上手套!”

 天将拂晓前,他们三人终于把油底壳装上了。抛锚车平平稳稳地驶上了公路,他们忘却了一夜的疲惫,劳累与痛苦,迎着泻满大地阳光,火红的朝霞,向着前方的车队追赶而去……

 其实,车辆掉不掉队,车辆掉不掉漆,除了看驾驶员吃苦耐劳的精神够不够强,爱车护车的意识够不够强,还要看驾驶员的驾驶技术、理论知识过不过硬。

 在一次上线执行任务中,二排代理排长李锋正握着方向盘,小心翼翼地在风雪中行驶。路面上结了冰,非常滑。快到不冻泉的时候,前面堵了十几辆车。李锋赶紧下车去察看情况,一看挡道的是一个结了冰的小土坡,最前面被堵的一辆还是自己团里兄弟连的军车。那辆军车的司机看上去是个不太老练的新兵。只见新兵只管猛踩着油门往上冲,可是车轮子却一个劲儿地在原地打滑,越加油越打滑越厉害,怎么着也上不去这个小土坡。后面的车越堵越多。堵在那儿的地方司机们陆续围到了这辆车的跟前,那个新兵尴尬万分却又无计可施。李锋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打开车门接过了方向盘,把档挂到了三档,慢抬离合器,轻踩油门,汽车居然在他这一连贯的流畅动作下,稳稳地爬过了小土坡。这些动作不但让新兵大开眼界,还被很多地方司机都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上。李锋刚一靠边把车停下来,新兵蛋子和一些地方司机就纷纷围上来“取经”,一句一个“老师傅”谦虚地讨教:“老兵,老师傅!你是怎么上来的?”李锋哪敢接受“老师傅”这样的称谓呀,他只不过是个年龄不过三十的兵啊!“不敢!不敢!遇到这种情况,档位不能挂的太低,油门不能踩得太大。” 李锋看到许多司机还是一知半解的,就耐心解释道:“汽车能够行走并跑起来除了发动机、传动等机构的牵阻力因素之外,还有一个轮胎对地面的作用力,这个作用力技术术语叫‘附着力’,也就是轮胎的抓地力。附着力的系数越大,就说轮胎抓地的力度就越大;反之附着力系数越小,车轮的抓地力就越小。简单来说,路面打滑时,档位越高,轮胎对地面的附着力就会越大,反之就会越小;油门越大,会使它的附着力系数降低,这样就会越加打滑。但档位不能高到起不了步,当然油门也不能低到发动机熄火,这要摸索掌握。学汽车技术要先从基础知识学起,要经常多看看书,把汽车原理和构造揣摩透彻,学车就容易多了。”

  这个年轻的,甚至有点稚气的李锋李排长,大家都称赞他是汽车驾驶技术上的“大拿”。李锋从新兵,到班长,再到代理排长,他都荣誉随身:“优秀士兵”“优秀班长”“红旗驾驶员”“优秀教员”,2006年还荣获了四总部颁发的“个人成才三等奖”。李锋常说“作为一个高原汽车兵,想要‘开得动,运得上’圆满完成任务就要有过硬的驾驶技术!”为了不断充实理论基础,他一有时间就往书店和车场里钻,他不但掌握了许多重型汽车的技术性能和故障排除方法,还在上线执勤的实地驾驶中,探索琢磨出了不少行车新经验。他总结的“斯太尔常见故障排除方法50条”经连队推广后,在高原行车的实践中最得了巨大成效。李锋入伍12年,共培养出驾驶员16人,专业技术骨干8人,其中有6人成长为了班长。他还凭借自己出色的修理技术为节约车材费2万余元,节油3000多公升,安全行车20万余公里。

  其实,在三连不论范百胜、李锋、李国龙还是哪一位汽车兵,他们都爱车如命。“宁可人遭罪,不让车掉队;宁可人掉皮,不让车掉漆” 的思想深深植根在每一个人的脑海里。平时里,汽车兵们除了刻苦学习汽车基础知识和练习车辆修理技术,还坚持维护标准化,严格落实日擦拭,周保养,月维护等制度。每次上线时,他们时时做到“以车为先,先车后人”。“宁可人遭罪,不让车掉队”“宁可人掉皮,不让车掉漆”,“车不保养人不洗脸,车不加油人不吃饭”是每一个身患胃病、类风湿关节炎、腰肌劳损、高原性疾病等疾病的汽车兵们都会自觉去做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