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妈妈的短发[心灵日记]  

2010-02-27 02:15:43|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已经是凌晨1:25,我不该还坐在电脑前,而是应该躺在暖暖的被窝里,飘游在甜甜的美梦中。  

  三个小时之前妈妈嘱咐我今天一定不能熬夜,一定要早睡,还特意提醒我不要忘记明天要帮她做的事。 

  妈妈说的“明天”就是现在的“今天”。今天是农历虎年正月十四,她让我办的事就是早点起来给她化个淡妆,然后就是带上相机随她一起去公园。妈妈参加了格尔木市的一个社区组织的闹元宵社火队,社火队人员要准时在那里集合。从妈妈的絮叨中,我听说她们这支队伍有一百多号人呢。  

  妈妈年轻的时候虽然也有过几次上舞台的经历,但也表演的节目总是老一套——老年健身操,因为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中国流行这个。在她退休的这几年时间里,先是起早贪黑的帮姐姐带孩子,然后是帮我。如今,姐姐的孩子上了小学,我的儿子也已经送到了幼儿园,妈妈终于有了每天早上去公园晨练的时间。如今的晨练不一样了,老太太们跳的都是藏族锅庄舞和类似新疆舞风情的老年健身操。  

  昨晚,不对,应该讲是前天晚上,我看见妈妈 的床头柜上多了一串头花,这头花是社火队集体发的,每个老太太都有一串,像发卡一样别在头上。自我三岁记事起,妈妈就一直留着短发,正因为记忆里从来没有过妈妈留着长发的样子,我才让自己一直留长发,直直的长发,像瀑布那样的长发。  

  妈妈不留长发,自然就没有了戴头花,别发卡的习惯,为此我常常打趣儿妈妈没有一点女人味。可是她仍然很不在意。很多时候我觉得她有点认死理,她一直认为自己的脸小,扎辫子或是盘发一定不好看。可是,在我家里的老相框里分明有一张她十七八岁时,穿着宽大军装,头戴镶着五角星军帽的照片,照片里两条又粗又黑的大麻花辫分别从她的两肩重重地垂下来.....  

  妈妈说那会儿当姑娘时,成天无忧无虑,人也很结实,梳两条大辫当然好看,自从75年随我爸爸来到青藏高原,来到物资匮乏的格尔木,特别是连续两年怀孕和生产了我和姐姐以后,身体就开始消瘦,从110多斤一下子瘦到87斤。87斤对于一个身高是一米六二的女人来说,的确太是瘦了。也正是从妈妈开始消瘦的时间起,她为了全身心的照顾家里新添的两个小婴儿,果断地剪掉了已经垂到腰际的两条大麻花辫子。 

  当兵以后,我更渴望看到妈妈发型改变的样子。也很希望有一天当我从梦中醒来时,看到的不再是一个发短如鬃的妈妈,而是一个像童话故事里那样裙装束身,发浪如涛,在温和烛光中慈祥微笑的妈妈。 

  梦想终究是梦想,心愿仍旧是心愿,尽管我挣的十几年军饷足够改善妈妈的吃穿,可她却丝毫没有改变发型的想法。妈妈总是一边专注地对着镜子“咔嚓咔嚓”地剪头发,一边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朴素的点好,成天在头上搔来弄去的,又是干吗。”妈妈的话让我明白,我再也看不到留着长发的妈妈了……

 可是,今夜我不再遗憾,因为天一亮,妈妈就会让我用小卡子把那串花别在她的短发上,我还可以看到妈妈戴花的样子!

  此刻,夜太深了!我得去睡了。等我早起时,一定要拿出我最好的粉、膏、霜、笔,为妈妈化一个不淡不浓适合社火表演者的妆容,既不能显得太过艳俗,也不可缺少过节的喜庆。我还会在妈妈的头发上多打点发胶啊、着哩啊之类的玩艺,把花牢牢地固定在那一寸过长的头发上,再背上我的相机,全程跟随社火队,为她拍出最美的照片!

  这个文章的标题就暂定为《妈妈 的短发》吧,因为直到写完这个博文,我也不清楚自己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为了记录此时的心情……

 

                                             (2010年2月27日 02:16 草)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