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这个冬天没下雪[原创]  

2010-01-11 10:44:46|  分类: 兵说兵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冬天的格尔木,雪久盼不至,让我有点想念了。

我时常回到这样一个有雪的梦境:一场连日大雪后的清晨,月牙还来不及西沉,东方就升起了紫蓝色的雾霭,朦胧天色中,我和年长我一岁的姐姐用一根平滑的粗树枝,费力地抬着一只盛满煤块的铁皮桶,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凝结成冰的雪路上行走。风缓缓地吹着,云矮矮地缀着,尚未熄灭的路灯下,闪闪烁烁的小雪花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我们的脸上,身上和脖子里。突然,我被一块埋雪里石头绊倒了,重重在摔在地上,那双冻得红麻肿痛的手上多出了几道红红的划痕,铁桶倒在身边,黑黑煤块和煤渣洒落了一地……

我知道这梦并非单纯的只是我的一个梦境,它更是在1985年10月中旬我所经历过的一段现实。

那年那天,我刚刚八岁,姐姐才九岁过一点。姐姐赶忙从雪地里扶起我,仔细检查过我手上的划痕并无大碍之后,掏出她的手帕轻轻裹住了我的手,然后重重地拍净了我身上的雪渣,就转身跪在雪地上一把一把往桶里装煤去了。我举着又痛又麻的手,无奈地看着散落一地的煤,不由得想哭。我说:“姐,咱们少装一点吧,煤太重了,我实在抬不动了。”姐姐没有抬头,一边继续收拾煤渣,一边说:“不行啊。姐知道你手伤了,那红道儿很疼吧?可是,你还得忍着点啊,这煤是要用来救山上那些牧民们的。而且,这桶煤是咱们两个人捐的,等咱们各自交到老师那里的时候,一人才交了半桶啊。”我虽然噘了噘嘴,但是没有再吭声。等姐姐重新把煤桶挂上树棍之后,我又和她一起抬着上路了。只不过,姐姐把桶近近地拉向了她的一边……

 在我的记忆里,那个冬天仿佛所有的格尔木人都在行动,人们争先恐后捐衣捐物捐钱捐粮,全部为了救助山上的灾民。父亲母亲一遍遍翻箱倒柜,不断找出衣物和被袄拿到单位上交。运送救灾物资的车辆一台台驶过门前的公路,向着雪山的方向滚滚涌动。学校教室的后墙处高高地堆放着老师和同学们从各自家带来煤块和木柴,其间还掺杂着同学们从树沟中拔来的一大堆干草。几乎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议论着雪灾,而我也不止一次听到周围的同学骄傲地说他(她)的爸爸开着军车,拉着被子、棕垫、罐头、大米、清油、干柴、饲料、铁锹和帐篷上山了…… 

救灾结束之后,父亲的一位战友给我家送来几只从灾区带来的剥完皮的冻全羊。这些羊全都瘦瘦的,只在三十斤上下。父亲的战友说这只几冻羊还算是比较肥的,其它的羊枯瘦如柴。灾区里,带毛的或去皮的羊的尸体满地都是。带毛的羊,全因冻而饿死,没皮的却是被牧民们杀死的。牧民迫于粮草殆尽的无奈,不得不亲自操刀宰杀一些尚未断气的羊,并把羊皮剥了下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羊们仅存的那一张羊皮的价值。如果任由羊只冻死饿死在大雪地里,它们只会快速变成一个个僵硬雪疙瘩和冰坨坨,不但肉的失去了价值,就连皮也剥不下来。而些被宰杀剥皮的羊只们,只能被赤裸裸地抛弃在大雪地里。如若现场宰杀的羊有幸被偶尔经过的路人看中,并以个头大小论价收购的话,算是最幸运不过的事了。父亲的战友还说,即便个头再大的一只去皮羊,也最多只能以7元钱的价格成交。

我不敢想象,那是怎样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灾啊?那场雪,一定下的豪迈浓密而又来势汹汹。一定不是一阵一阵下的,而是一层一层铺的!

我后来才知道,那场雪接连下了十三天,厚已经深达一米多,那次大雪使唐古拉一线及藏北地区大约二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域全部蒙难。

那些失去了丰盛牧草的草原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没有了美感,充满了残酷。牧民们的毡房和牛羊不是被风暴吹跑了,就是被积雪埋压了,缺衣、少食、无煤、断水,人和畜全部陷入了绝境。饥饿的群羊,一改羊儿温顺善良的常态,争夺着啃吃帐篷上的毡毛,更不惜啖食起自己的同类。羊们撕咬着同伴身上的毛绒充饥,啃光了毛绒就啃噬起它们的皮肉来。吃不上草料的牛马,不顾被地面冰壳划破冻伤的蹄腕,用宽大的蹄子不住尝试踢开积雪,踩破冰层,以期望能够刨出瘦弱的草根,在唇齿间啃嚼那每一点生存的希望。原野上,十多种名贵的野生动物中,除石羊外,野驴、野牦牛、藏羚羊成批成批地死亡。乌鸦和狼却在高兴得发昏,它们兴奋地叼啄奄奄一息的牲畜的眼睛,争食冻死羊子的尸体......

牧民们痛苦地老泪纵横,他们和那散布在山山岭岭间的所有牲畜一起经受着磨难。他们大声地颂经千遍万遍,期望万能的神灵能够保佑他们不再用亲自宰杀那些所剩无几的活牲畜的方法,来保住那最后的一点点财产。因为他们不想看到来年冰雪融化时,那覆盖在草原上的一堆又一堆皑皑白骨!

一直以来,我很希望,很希望干燥少雪的格尔木能够痛痛快快地下上一场雪。那样,我就可以像孩子一样在洁白的世界里自在地行走,任风吹着,任雪雾罩着,任静卧远方的昆仑山在我的眼睛里被沸沸扬扬的雪花填得朦胧……

可是,如果我期望的雪,又要以摧残生灵和毁灭万物的方式的降临,那么我宁愿,宁愿这个冬天不下雪。

附:1985年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地区的特大雪灾背景资料

1985年10月7~20日,青南地区25万平方千米的地区发生历史上罕见的大雪灾,主要降雪时段在10月17日~19日,主要降雪地区在唐古拉山一带。积雪厚度达50~100厘米,气温骤降至-24~-42℃,由于降雪早,大部分牧民和牲畜被困在秋季草场的高山峡谷中。受灾地区达16个县市的47个乡、2亿亩草场、12万人口、500多万头(只)牲畜,其中重灾或毁灭性灾区有12个县市的37个乡、7.3万人口,442万头(只)牲畜。这次雪灾共减损牲畜193万头(只),其中死亡152.6万头(只),急宰40.4万头(只),直接经济损失1.2亿元。雪灾使3000多户牧民绝畜。在这次雪灾中,冻伤牧民7000余人,截肢3人,患雪盲8000余人。

 

这个冬天没下雪[原创] - 烦人精 - 烦人精讲述青藏高原的故事

 

这个冬天没下雪[原创] - 烦人精 - 烦人精讲述青藏高原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