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兵站里有了女厕所[原创]  

2009-10-12 01:13:46|  分类: 兵说兵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夜的风雨过后,天空澄蓝透明。远处绵延的山峦上,积雪更加致密浓厚,山脉上硬朗的线条也被雪装扮的柔和起来。

 天空把一层轻纱般蓝色渗到了雪山上,使山和雪平添了几分细腻的水色。面对这“眼前本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景象,我鼻子竟一阵发酸。七年了,七年过去了,青藏线上的世界仍旧是这样静谧。

 车子到达兵站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半。由于方圆百里依然没有其它建筑物的伴衬,兵站在静寂的夜幕里显得尤为孤独。

 我气喘吁吁地拽着行李爬上了三楼,在过度的劳累中感觉到了异常的幸福——兵站里唯一的女厕所就在走廊的另一头。远远望去,门上那个红艳艳的“女”字让我兴奋之致、激动不已。听说,在女人们到来之前,这个厕所也再不会再被男兵们所占用了,它——或搁置不用或用作堆放杂物,只在女性入住时,门上锁才能打开,门上才会升起一幅带“女”字的门帘。

 来到厕所门口,我再无需高喊“有没有人”,也无需等待被人回应,只需用手轻轻推上一把,就可以大方从容地走进去。眼前的景象更是为之一亮:地面有瓷砖,屋顶有灯泡,新木门上有铁锁!铁锁和格尔木营院卫生间里的一样——把手式的旋纽锁!我迫不急待地“方便”了一下,之后就沉迷于冲水的欢乐中,那“哗啦啦”的流水声就是 “高山流水”,就是的天籁之音!

 “轻松”之后,我赶往食堂,拣最顺口的汤、茶、汁、粥敞开肚皮吃喝了一阵,便心满意足地上床休息了。兵站里,缺氧的夜还是那样的漫长,仿佛怎么也等不到天明。头颅里阵阵针扎似的疼痛,让我极为痛苦;体表处,所有的毛孔都想张开大口去拼命呼吸;胸口处,一下下缓慢、清晰、有力的硬物捶击感,让我一次次陷入仿佛要失去生命的慌乱与恐惧中……

 我的思维犹如身后辽阔的雪野一样,尽管漫漫无边,却出乎意料的清楚明朗。兵站里怎么有固定的女厕所了呢?我的思绪慢慢地转到这个简单的问题上来。“傻瓜!肯定是兵站里有了女人,女人们迫切需要,才有女厕所的嘛!”,这个更为简单的答案让我禁不住哑然失笑,笑骂起自己“傻”来。

 是啊,有女人才有女厕所!这是件天经地义又顺理成章的事情。不消片刻功夫,我眼前就快速通过了一个个走上青藏线的女子形象。她们有部队的军医、演出队员、军属,还有地方媒体的记者,甚至有三两岁的小女孩。很早以前, 在修筑青藏公路初期,架设通信线路之时,挖建管线通道之中22医院就向天路上派出了大量女军医,她们巡诊,蹲点,在冰天雪地的青藏线上保障健康救助生命,成了战士们和当地群众心目中最受信赖的生命守护神。从上世纪90年代始起,一批批兵站部业余演出队的女队员也开始年年坚持上线体验生活,并创演了数百个以青藏高原军人生活工作为原形的优秀文艺作品,更把它们搬上舞台,走向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和千家万户。青藏铁路二期工程开始修建之后,不少地方媒体女记者也来到了青藏高原,用她们的眼、笔、口把一幅幅壮美青藏高原的画卷,奇妙的历史人文,特别的高原经历倾诉说给国内外的人众们知道。一个个由甘肃、湖南、陕西、山东等等家乡远道而来,跟随妈妈饱受颠簸之苦,到纳赤台机务站、西大滩泵站、沱沱河兵站、当雄兵站等等“三站”探望爸爸的幼小女孩们,有的裹上厚重的棉被痛苦地蜷缩冰冷的床上打吊针,有的头扎着冲天羊角辫快乐地在新建的阳光棚下玩耍……

女人们来了,走了;走了,又来了。很难统计出这些年来,究竟有多少女性走上过青藏高原,很难想象她们给青藏线增添了怎样一道靓丽的风景,更难估量她们在生命禁区上构筑的是怎样一种坚不可摧钢筋水泥永远不可替代的强大精神支柱!

青藏线需要女人,女人需要女厕所。兵站里有了女人,兵站里终于有了的女厕所。

 

(2009年10月12日 1:04分稿)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