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天路上没有女厕所[原创]  

2009-09-25 03:20:51|  分类: 兵说兵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越野车刚刚在路边停下,侯记者就一脸怒容目光咄咄地质问我。

“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我镇定地问。

“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厕所都没有!”,侯记者瞄了一眼车门右侧路基下正背对着马路欢畅撒尿的男人们,愤愤地抱怨道:“他们倒好,一转身就解决了!”,“在五道梁兵站,我吃了你发给我的药片后光想上厕所!这荒郊野外的,连个遮挡都没有,还有那么多大男人在旁边,你让我怎么办!”她面色发青,怒容更重了。

她这样质问我,让我心里极为不舒服。

我是以保健医生身份跟随侯记者和其它十几名军内外摄影记者上线的。我觉得一小时前,自己在侯记者隐瞒先天性心脏病的病史,不听劝阻在五道梁兵站快步行走了五十米之后,突然面色发疳、血压升高、呼吸粗重、惊呼自己胸闷胸痛头疼发麻的时候,果断让她服下利尿剂和降压药缓解和控制了她的危险状况是无错的。换句话说,我刚刚救了她的命,她不应该这样指责我。更重要的是,我看不惯内地女人身上的娇气。

于是,我没好气地说:“没办法,请理解!作为保健医生,按医嘱发药,保证您的生命安全是我的首要任务。您也看见了,这里是青藏线,自然环境就这个样儿,我也没办法,请您自己想办法克服一下吧。”

“你让我怎么克服啊?这能克服的了吗?”她见我略显恼怒,口气稍稍也放软了一些。

“克服不了就解决呗!”我转身从车上拿下了自己的军大衣和一把遮阳伞,深一脚浅一脚地陪侯记者走到对侧的路基下,在积雪与沙石上就地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释放”之后的侯记者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刚才是我态度不好,被尿这么一憋,火气就大了些,请谅解。”她又问:“你们部队的女同志上线时都这样吗?”

我说:“是!”。

但是,她这一问,却把我的思绪送回到了七年前。

2002年11月,我第一次上线。那时,青藏铁路二期工程开始兴建,青藏公路承载着繁重的筑路物资运输,整条道路被过往的重型货车和它们拉载的货物压的斑斑驳驳,破损不堪,不是泥泞便道,就是灰石沙尘,行车速度非常缓慢。当年,也就是在这个地段,也就是在这样环境下,司机一脚刹车,我们的医疗车就停下了。司机问:“有没有想唱歌的?”

“唱歌?神经病啊!知不知道这里海拔五千多米,唱歌是会缺氧的!”从没上过线的我,不晓得线上“唱歌”的真正含义,冲他们嚷嚷道。快嘴的护士王静接着说:“即便唱歌,用的也是嘴,又不是车,停车做什么?”车上的男人们呵呵一笑,点上香烟,披上大衣,惬意地结伴下车去,背对着车上的我和王静站成了一排……

 从那以后,我知道了线上“唱歌”就是上厕所。听说,汽车部队“唱歌”的情景十分壮观,叫什么“左右为男”,即:汽车长龙左右两边都站满了“放水”的男人。然而,线上“唱歌”在女性这里就变成了“左右为难”:公路上边大货车呼呼地跑,公路两边男人们尽情地欢“唱”,女人们没有一席掩蔽之所,最简单的生理要求——“如厕”成了让她们尴尬万分“左右为难”的大难题。

那时,兵站是唯一有厕所的地方。兵站里的厕所全部都是男厕所。山上罕见女人,不设女厕所,就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每当我和王静慌慌张张冲到男厕所门口时,都要先放声大喊“里面有没有人?”,在竖起耳朵确定无人回应之后,才敢走进去。想要一起“痛快”也是不行的,因为厕所没有门栓,插销也早已毁坏,无人修理,亦无需修理。我们俩只能一个如厕,一个放哨。

 兵站里夜间如厕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熄灯前,走廊里来来往往嘈杂的脚步声不断,去的方向只有一个——厕所。我和王静只能等,等所的官兵都完事后,才能过去。兵站晚上是没电的。停电后的房间奇冷无比。我和王静只有摸黑点燃一支因缺氧而不能充分燃烧的蜡烛,借着微弱跳跃的烛光,忍着缺氧的折磨,剧烈的头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全部衣服胡乱套在身上,再戴上大棉帽,举上蜡烛结伴去厕所。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在沱沱河兵站住宿的个夜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我和王静喊了两声“有没有人?”就去推厕所的门了。门在开启的一刹那间,一名小战士提溜着裤子,低着头从我们身边“飞”了出去……我想,是不是窗外风声太大,他才没听见我们喊话;是不是他从来没遇到过女人半夜在厕所门口喊话,才哑口无言不敢回应……

 小战士提溜着裤子匆匆闪进黑暗廊道的身影,让我和王静在后面的行程中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早上不喝粥,不吃含水多的食物;中午只补小半杯水,行车途中人手一支棉签,不断地蘸水湿润干裂的嘴唇;晚餐也最多只喝一碗粥……

那次,我只在青藏线行走了一个来回,短短十一天,体重少掉了七八斤。我想,那丢失的七八斤体重,不应该是因劳碌消耗掉的脂肪,而应该是因干渴蒸发掉的水分吧。

唉,都是没有女厕所惹的祸!

                  (线上行进时,这样的厕所都是奢望)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