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讲述来自青藏高原的故事

生命是强大的,磨难困苦泯灭不了它的倔强和美丽,如高原雪菊般坚毅!

 
 
 

日志

 
 

高原养鸡·[回忆往夕]  

2007-09-08 00:12:50|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军人的孩子,自小在青藏高原生长。在我六七岁的时候父亲光荣退伍,留在当地成了一名修理工人。父亲一个人用微薄的工资养活着我们一家四口人,生活条件显的简单而清苦。那时候火车尚未开通,几乎市面上所有东西都依靠汽车从西宁运输而来。不知道是我当时太小还是经济太为落后,在我有限的记忆中并不记得那个时代有什么集市和店面,大家购物的唯一去处就是就是土砖盖的一个服务社,里面除了人们的生活用品牙膏发梳圆镜脸盆之外似乎别无它物。而堆列在地下的副食品则是大肉罐头,大白菜,土豆,粉条等抗压耐挤便宜经济便于运输和储藏的“老四样”,那个年代活鸡活鱼绿色蔬菜便是稀罕之物。

直至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当地经济逐渐开始发展,虽然火车仍未开通但市面上商品的种类却也逐渐多起来。虽然家里生活条件略有改善,但依旧节约。我们家很少上街买肉,每年开春(按当地的气候讲是四月末五初),父母亲都要上街抓二十多只小鸡来养。这时天气虽然稍有转暖,但改不了高原气候恶劣多变的常性,时有狂沙乱雪,小鸡们不得不被养在家里。虽然如此小鸡们还是活死各半。为了保暖防寒,小鸡们被放入室内一只靠近火墙(四五月份人们都还要生火取暧)的大纸箱子里。纸箱上面盖着一张报纸有时则是毛毯或小棉被(视天气情况而定),在报纸下面靠近小鸡的头端悬吊着一只一百瓦的灯泡,有时灯泡成晚都亮着,为的也是给小鸡们加温。尽管如此,小鸡们还是哆哆嗦嗦挤在一起,通常在纸箱的一角形成堆状。而且时不时会有在外围的小鸡艰难地挥着翅膀,跳着蹦着踩踏在别的小鸡头上往里钻。父母通常用泡过开水的黄小米喂小鸡,等它们稍长大些就逐步往里掺熟大米粒,直到最后完全用大米来喂奶养。挨到七月,就该我上阵了。我和姐姐每天到自己家门口开垦的两米见方的小菜地里拔小白菜,然后剁成菜泥和在米饭里喂小鸡。再后来小鸡长成了大鸡,小白菜长成了大白菜,我们也随着小鸡的生长把白菜剁成泥发展到切成碎片和粗细不等的丝,到最后也就省事了,干脆不剁也不切了,随便在地里拔上几根水灵灵的大白菜扔到窝里让它们自由抢去吧!

期间,也碰见过好几次鸡瘟,别人家的鸡总是不死即伤,我家的鸡却总能免于遇难。因为,一听说别人家有鸡生病,我们都会到医务所找来已过期青霉素和再好说歹说地跟卫生员要上一支将近损坏的玻璃注射器,回家将青霉素化成药液逐只从鸡嘴巴里喂进去两毫升,对它们进行预防。这一段时间,我天天都得钻鸡窝抓鸡掰嘴协助爸爸喂药。

常常需渡过诸多难关,小鸡们才能长到壮年。那时候母鸡学会了产蛋,公鸡也能够杀了食肉。公鸡往住被留到红灯高挂爆竹齐鸣的除夕之夜才被端上餐桌供我们全家乐享新年。而对母鸡产下的蛋,父亲年年必然采取这样的做法,在当年产下的第一枚和第二枚带着血迹的新蛋壳上分别用铅笔细致地描上“头蛋”和“二蛋”的字样,再仔细地收藏起来,直到我和姐姐年终期末考试成绩公布后再把这两枚蛋放进锅里煮熟,将头蛋奖励给我们俩姐妹中考试成绩好的那一个人,祝贺鼓励她更进一步,并把二蛋交给成绩稍差的人,对她以示警醒和督促。蛋的这种吃法常常使我们在学习上产生了不小的动力。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家自给自足,苦乐相间的养鸡岁月一直持续到九二年。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